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体育 > 正文

四川FC解散 成立六年来一直活在欠薪再欠薪怪圈中(2)

四川FC解散

四川FC解散

原标题:四川FC解散背后:俱乐部这6年,一直活在欠薪再欠薪的死循环中

2013年9月10日,四川隆发俱乐部成立,并在次年4月17日召开新赛季出征仪式;2020年2月3日,由于四川隆发俱乐部没有向中国足协递交新赛季注册的相关审核材料,等同于主动放弃中甲资格,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四川FC队确定解散,也意味着这家成立了6年多的俱乐部正式消亡。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在1月15日第一次提交注册审核材料的截止日,四川隆发俱乐部就没有动静,已经被舆论宣判“死刑”,只是由于之后中国足协两度延期收取注册审核材料,隆发俱乐部才得到“缓期执行”的机会,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红星新闻记者从2014年开始“跟队”四川隆发,亲眼目睹了这家俱乐部多次面临“生死劫”。从2014年首次征战中乙就开始欠薪,四川隆发这6年以来一直活在“欠薪”、“救火”、“灭火”、“又欠薪”的死循环中,它存在的意义似乎更多是在为中国足球提供更多的段子。正如一位俱乐部内部人士在尘埃落定时对红星新闻记者所说:“解散了也好。”

四川FC解散

四川FC解散

中国足球职业化已经走过26年,类似的故事却不断在中国足坛发生,归根结底还是有太多的“伪职业”。一家职业俱乐部不能依靠自身供血来实现生存,全指望着体育行政部门来输血,这样的“伪职业”注定是无法长久的。

隆发第一个赛季就欠薪

  投资人对外表示资金链断裂

2013年,当传出四川三台县将成立一家足球俱乐部时,其实并未在四川足球圈内引起什么震动,毕竟当时还有成都天诚和四川力达士这两家俱乐部扛起成都足球、四川足球的旗帜。不过,2014年4月17日四川隆发俱乐部在成立后首次公开亮相,俱乐部聘请了四川足球名宿余东风、马明宇、姚夏、邹侑根前来“站台”,并喊出“三年冲甲”的口号,又让人对这家被戏称为“县级足球俱乐部”的球队多少有些期待。

四川隆发俱乐部的创始人黄学军是一位三台籍的企业家,长期在外从事外贸生意。作为球迷,黄学军当初创立四川隆发俱乐部的确是为了圆自己的足球梦。在第一年征战中乙时,黄学军表示将投资1700万元左右,今后每年的运营费在600万到700万元。

但实际上,黄学军的财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投资,很快他就体会到这个行业是如何的烧钱。这支球队在2014年8月中乙联赛尚在进行时,就已经出现了欠薪的情况。那年,红星新闻记者曾赴三台采访,当时对外表示企业资金链断裂的黄学军,已经抵押了自己名下的三辆汽车。

四川FC解散

四川FC解散

2014年的那个年底,对黄学军来说是真正的“年关难过”。当时估算,他拖欠球员和俱乐部员工的工资就超过了200万!

5年前就曾遭遇解散危机

  投资人凑钱化解球员罢赛危机

2014年四川隆发的第一出欠薪闹剧,在三台当地引进了中财鑫达海接手俱乐部而暂时得到平息,球队也更名为四川鑫达海,备战2015赛季中乙。不过好景不长,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鑫达海迟迟没有打款完成对隆发俱乐部股权的收购,这为后面新的闹剧埋下了伏笔。

在2015年5月份中乙联赛开始后,球员们也仅仅补发了3月份的工资,赢球奖和平球奖更是虚无缥缈。在6月6日主场3比0大胜广西龙桂达之后,时任主教练张伟哲等人找到俱乐部新投资人、中财鑫达海集团董事长余海清询问,后者承诺在6月30日补齐欠薪。但到了6月中下旬再次找到投资人时,得到的答复却是:“现在没有钱,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那年7月1日,主教练张伟哲和助教周威宣布辞职,再加上持续了一周的大雨,导致球队在7月3日客场挑战安徽力天时整整一周没有训练,几个月没有收入的球员们天天聚集在三台体育场看台下的宿舍门口发呆。

在外无粮草,内无训练的情况下,留守的教练组成员贾劲、蒋智勇和球员们一起开了个会,决定打完7月3日的联赛再说,最终他们客场2比2逼平了安徽力天。7月10日,球员们向俱乐部发出最后通牒:次日中午12点前不解决一部分欠薪的话,将不再参加当天主场与云南万豪的联赛——如果球员当时罢赛成功,四川隆发俱乐部可能在2015年就彻底解散了。

四川FC解散

四川FC解散

最终,依然保留着四川隆发俱乐部大部分股权的黄学军出面,说动由在成都经商的三台籍商人组建的三台商会,于7月10日晚上在成都一家茶楼凑出了36万的现金,并赶在次日中午交到了领队张旭手中,才暂时化解了球员们的罢赛危机。那个赛季,隆发俱乐部靠着三台商会东拼西凑积攒的一点资金,最终还打进了冲甲附加赛最后阶段的比赛。

2018赛季“中乙恒大”又欠薪

  但被轰轰烈烈冲甲战役所掩盖

2015年10月,在中乙联赛结束后黄学军通过微信给红星新闻记者发来一套他策划的“众筹方案”,他准备发动全川球迷以“众筹”的方式为隆发俱乐部集资。且不论这套方案是否合法合规或有无可操作性,在黄学军还没有付诸行动时,却因为企业经营上的问题而锒铛入狱,他的朋友圈至今仍停留在2015年9月26日四川鑫达海在冲甲附加赛客场挑战大连超越那一天。

为了保住球队,三台商会联系到了新的投资人何亚平,并在2016年4月正式更名为四川隆发俱乐部安纳普尔那足球队。何亚平也在那个赛季招揽了渠成、陈涛等名将加盟,似乎让这支球队看到了凤凰涅槃的曙光。

2016赛季,四川安纳普尔那在冲甲附加赛中兵败成体,但2万余名到场的观众还是让何亚平深受激励。他在现场向媒体表态说,来年还会继续投资。2017赛季,何亚平请来了四川足球名宿马明宇担任俱乐部总经理,并留住了陈涛、渠成等核心球员。

四川FC解散

四川FC解散

不过被外界称为“中乙恒大”的安纳普尔那在2017赛季却乏善可陈,成绩甚至还不如前一年。2018赛季前,何亚平更是请来黎兵为首的教练组入主球队,在安纳普尔那重造“兵马组合”,并引进了段云子、张智超、商隐、黄佳强等实力派球员,球队一时显得兵强马壮。2018赛季,四川安纳普尔那在中乙联赛中以不败战绩冲甲成功。

不过,轰轰烈烈的冲甲过程虽然掩盖掉了不时传出的俱乐部开始欠薪的不和谐声音,但冲甲成功那天,何亚平脸上僵硬且勉强的笑容似乎已经预示了这支球队来年的坎坷。

  足协虽两度延期审核注册材料

  但四川FC的散伙饭已经提前开吃

去年四川FC的故事想必球迷们还历历在目,在冬训开始前就多次传出球队可能会因资金问题而解散。最终还是四川省足协在2019年1月12日给欠薪的球队发放了数百万元的工资后,才解决了注册危机。之后,俱乐部经历了多次转让闹剧,在确认何亚平无力承担俱乐部新赛季的运营资金后,四川省足协与之签订了托管协议。

应该说,无论是四川省体育局,还是四川省足协,都在挽救四川FC的过程中尽了最大努力。他们为俱乐部找来了四川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成都银行等多家本土企业进行赞助,才让球队完整地参加了去年的中甲联赛,并最终保级成功。

但在托管协议结束后,何亚平依然没有现身,球队和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工资、奖金再次没了着落。球队冬训没人管、新赛季注册工作没人理,似乎只有合同已经到期的马明宇,还在为球队的生死存亡而奔波……但在何亚平拒绝与有收购意向的企业见面后,心力交瘁的马儿也彻底绝望了。

虽然中国足协将注册审核材料提交时间一延再延,但没有多少人还认为这支球队能够因此起死回生。

成立6年多,多次面临解散的“生死劫”,每回都惊险而艰难地活了下来。但这一次,四川隆发却在劫难逃了。

四川FC解散

四川FC解散

事实上,在2月3日大限来临前,四川FC的球员们已经风吹云散,各自寻找下家试训,没有离川的球员聚集到马明宇新创立的“四川恒耀足球俱乐部”旗下,开始跟队训练。

而黎兵教练组在1月16日就与副领队张旭、队医刘永智、翻译小赵等人吃了顿“散伙饭”,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简单地聚了聚,然后握手告别,互道珍重。

 来源: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四川 怪圈 年来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