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体育 > 正文

租房整天“打游戏”,这群贵阳人干的是正当职业!

    09:00—12:00 训练

    13:00—17:30 训练

    19:00—22:00 训练

    22:00后:复盘分析总结

    一周休一天,特殊时期不休

    外行也许想不到,上面看上去比“996”强度还要大一点的作息安排,不是属于一群拼命工作或者备考的人,而是属于一群“一天就只晓得打游戏”的人。

    在很长时间里,“打游戏”都是长辈眼中“不务正业”的代名词……如今,在一群99年出生都自称已是老人的小年轻心中,这是他们的梦想,赖以生存的希望。

    去年#IG夺冠#刷屏、今年4月初,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3个部门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让其中两个颇引人关注: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网友评说,这终于给电竞“正了名”。可“正”了什么名?这种职业在干什么?钱途和前途在哪?还相对鲜有人知……

    其实在贵阳,在我们身边,有一群热爱电竞的人正在“搞事情”,他们涉及的领域,或许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拓宽和刷新你的认知。

    贵阳电竞新生代缩影

    4月24日17:30,花果园J区一高层楼房内,L型的小房间里摆放了7台电脑, 鼠标键盘声此起彼伏。99年的飞飞,头戴耳机,左右手迅速点击,嘴里不时念叨着跟队友打配合的术语,旁人的进出走动、对话似乎跟他形成了两个小世界,飞飞沉浸在又一场英雄联盟的“战役”(下文简称LOL)中,他要保持高度注意,找准机会、拼杀放技,再攒一局胜利。对他来说,这已不是“游戏”,是训练,是提高成绩(服务器排名)的唯一途径,而排名决定了要成为一名电竞选手的路能走多远。

    跟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沉迷电竞的人多“宅男、内向、话少、生活不讲究”不同,休息间歇的交流中,飞飞表现得活跃健谈,有意思的是,在他的电脑桌上,还摆放了韩国某款补水面膜、芦荟啫喱、洗面奶等护肤品,“那是我姐给我买的,她说我常在电脑前,需要保养下皮肤。”飞飞笑说。

    与飞飞同在一个屋檐下打LOL的,还有99年的“鱼”、00后“涛”、“小宋佩奇”、“马”,以及95后领队张霖等七八人。在外人看来,都是一群20岁上下的年轻人,99年的“鱼”却说:“我年纪比较大了,他们都是00后……”这不是玩笑话,在电竞圈,16岁-22岁是黄金职业期,20岁以上都算圈内“老人”了。

    所以对于这帮小年轻来说 ,要把打LOL当作一种职业选择,时间是异常宝贵的,尤其像这样组队训练的日子。当打游戏变成持续每天10小时以上的训练,能支撑下去的只有高纯度的热爱,“我一天打10个小时的LOL也不觉得累,主要是自己喜欢,就不容易疲惫,你要让我做两小时的账就会坐不住了。”本来学会计专业的飞飞说,他很幸运,家人都比较支持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爸还喜欢看我打英雄联盟,他觉得我打得好。”

    “鱼”和“涛”也是因为酷爱打LOL,取得家人的理解支持后,进入有电竞专业的学校,接受专业教育。“在学校里,能学到电竞和打游戏的真正区别。”

飞飞、鱼、涛等一起同吃同住同训练。

    85后贵阳电竞人:“全家人都觉得我‘废’掉了,说我以后只能去网吧当个网管。”

    今年3月,他们这帮人聚到了一起,开始了同吃同住同训练的LOL“青训队”生活。这个青训队属于贵阳本土的V1Z电竞俱乐部。2018年12月,贵阳85后王磊(化名)自费投资组建了这个俱乐部,对于同样热爱电竞的他,这是另一个“重拾梦想”的故事……

    王磊与电竞结缘,是从初中阶段迷上打CS开始的。“想起那阵,现在都有点冒鸡皮疙瘩。”

    这段让王磊“冒鸡皮疙瘩”的经历,是那个年代,一个不爱学习只爱游戏的“叛逆少年'与家人斗智斗勇的代表:那些年,父母做生意很忙,读初中的王磊是住校生,逃课去湘雅村的网吧打CS成了常事。

    “我最高记录是:连续在网吧待了170个小时(和别人组队打比赛),饿了就吃点泡面什么,累了就倒在网吧沙发上睡会儿,醒了继续打。现在想起都有点后怕,要是身体不好,这种强度搞不好要‘猝死’。”王磊说,那会他一个月生活费千元出头,其中有六七百块要挤来花在打CS上,“我会自己买设备拿到网吧打。”

    “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这种比较专业俱乐部,靠网吧老板投资比赛,养了一些人。”后来王磊接触到相对专业的CS团队,还参与过ESWC(电子竞技世界杯)比赛,拿了不错的名次,眼见电竞之路正在势头上,突然的“一把火”却使其遭受重创。痴迷于打CS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全家人都觉得我‘废’掉了,说我以后只能去网吧当个网管。”王磊说, 16岁那年一天,一场激烈的争吵后,他妈当着他面把键盘、鼠标等设备直接扔火里烧了……

    2009年大专毕业后,王磊去广州参加工作。在随后的两年里,CS1.6版逐渐被淘汰,加上工作繁忙,王磊一度放弃了昔日最爱,直到2013年回贵阳工作,偶然看到qq群中发出的“个人成绩单”,王磊发现原来那帮老战友虽各自成家立业,但仍在线打CS,这让他重新找到了感觉。

    2017年的一次电竞比赛中,王磊结识了在贵州本地打英雄联盟颇有名气的GP战队。张霖是这个战队的第三任队长,这个95后的男生高中在贵阳十四中就读,成绩曾排名年级前十的他,是班主任都不相信的“LOL老手”。父母离异疏于管教、曾一度没生活费,张霖靠做LOL代练挣钱,高中毕业后就没再向家里要过钱。

    王磊、张霖及一帮贵阳电竞“圈内人”一拍即合,于2018年底组建了现在俱乐部的前身,今年进一步发展了CSGO、LOL两个分部,一个主打职业赛事,一个成立青训队培养人才。

    目前,王磊的本职工作是做工程方面, “一边努力挣钱一边支撑自己热爱的事业。”成立俱乐部,王磊自掏腰包先期投入了20万,“这20万真是全凭爱好投入,没想过会有回报。”王磊说,下一步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市场的逐步认可,在电竞活动、参赛、教育等方面能走得更远。

    而曾经的队长、现23岁的张霖,已逐步转型为青训队领队、教练。自今年3月,和飞飞、鱼、涛等一帮队友组队集训、参赛以来,已拿到省市内相关赛事的冠亚军、一等奖3个战绩。

    5月4日,张霖发了一条朋友圈,附上队里刚获得某商场杯一等奖的合照,配文:“希望新一代的人越打越好,荣耀传承下去。”

    延伸阅读

    “没有亚军的行业”

    “这是个没有亚军的行业”贵阳一家电竞公司的负责人刘云这么形容电竞行业的残酷,因为机会往往看不到除冠军以外的人。刘云曾是一名职业电竞选手,退役后在腾讯电竞版块任贵州区域经理,之后辞职和朋友合伙在贵阳开了电竞公司,“我们看到贵州电竞行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曾经从事过传统体育项目,但相比之下,电竞还要辛苦得多。”刘云说,可能跟很多爱打游戏的人想的不一样,电竞的职业寿命更短(五六年)、受众基数大竞争更为激烈。拿英雄联盟来说,目前的入行路径:比如打LD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职业最低起点)以突出成绩被知名俱乐部选中,作为储备人才;或者以服务器中相对靠前的排名进大俱乐部或者厂商指导的青训营,再通过层层赛事选拨胜出,无论哪种,差不多都要打到百万分之一的水平才有可能出人头地。

    刘云见过不少毛遂自荐的年轻人,“都觉得自己打得好,想进青训队。”但当刘云降低标准,要求对方打到某个排名时,好几人都没了下文。作为过来人,刘云说:“电竞基于游戏却高于游戏,这个行业可能比你想象中更乏味枯燥苛刻,想吃这碗饭,对自己还是要有个清晰的认知。”

    “贵州电竞起步晚,但近两年取得的成绩突出”

    要说到近几年贵州本地电竞行业的发展和变化,贵州省青年体育协会电子竞技分会常务副会长张仲禹算是一名见证者。“贵州电竞虽起步晚,但这几年取得的成绩突出。”张仲禹介绍,在近几年全国范围的电竞比赛中,贵州代表队曾在单个项目中获得过前三的好成绩,尤其是2018年NESO(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国家体育总局主办)中,贵州战队在英雄联盟邀请组和选拔组两个项目中分获亚军。

    “这几年能明显感觉到本地有关部门对电竞从不认可到认可,在意识形态上的转变。”张仲禹说,申报项目就比以前顺利很多,但同时他们也看到,距离理想环境还有不少路要走,比如具体落地的扶持政策有所欠缺、有关的商业氛围还比较弱、本地行业发展尚不充分,留不住优秀人才等,“商家往往出一笔可观的费用搞一场短暂的活动,影响几天就结束了,但其实出相对少的钱就可以支撑一个战队,对商家来说,宣传周期更长。”

    “电竞的钱途和前途”

    对于很多还在电竞门口张望的人来说,做这一行的“钱途和前途”可能是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就刘云等人了解的情况,一般俱乐部职业战队或青训队/营正式队员的收入与相应级别的白领差不多,而顶尖俱乐部的一线选手,“那应该是百万起步了。”但到这个水平的毕竟凤毛麟角。

    如果把职业电竞选手看成“运动员”,名利双收的运动员毕竟在少数,但除了运动员,由电竞发展出的衍生行业,则提供了更广泛的就业路径:比如电竞运营师、教练、赛事解说、直播主播等等。据央视报道,到2020年,电竞行业的人才缺口或扩大到50万人。在80后的电竞人刘云、王磊,以及90后的电竞人张霖看来,这也是他们所明显感受到的,时代发展带来的电竞“利好”:更加明确的上升通道、衍生行业的发展让电竞选手的再就业更有保障。

    据张仲禹介绍,目前贵州本地也有了首家开设电竞专业的公办学校——贵州省装备制造职业学院,根据对电竞幕后人才的培养方向不同,该专业的教学内容主要分为:电竞战术分析师、电竞教练、转播直播技术、网络媒体人才、电竞场馆经营管理。

    “过去电竞总被跟学习成绩不好挂钩,作为过来人,想跟现在的小孩说,玩游戏并不是不好好学习的理由,不管干什么,都需要一定的文化基础做支撑,理解和执行能力才能跟上。”张仲禹说。

    在即将到来的5月24日-26日,被称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明星级电竞赛事之一的——2019NES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英雄联盟》夏季总决赛将落地贵阳,届时来自全国的8支顶尖战队将进行最终的冠军之争。“到时肯定会吸引不少LOL迷关注,甚至到贵阳观赛。我们期待,今后扶持政策、相关资源能更多投入到贵州本地电竞环境的建设和人才培养。”张仲禹说。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贵阳人 职业
广告
广告
广告